保障房资金“黑洞”有多 新吴新闻 少

新吴新闻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头部广告(手机)

     “黑洞三”:建成保障房被违规出售或挪作他用

  “黑洞二”:专用土地被违规用于商业开发等其他用途

  审计结果显示,置备信托产品1000万元;陕西省太白林业局、长青林业局挪用棚户区改造资金349.4万元发放工资;河北邢台保障住房投资公司在专项资金中列支办公经费近百万元;吉林白都邑中兴都邑基础设施建设公司将廉租房建设资金240余万元,违规问题暴露出四大“黑洞”。

  湖南省保障性安居工程投资公司用财政拨付的保障性安居工程专项资金置备理财产品2.69亿元,贵州、湖南、甘肃等27个省区市的100多个都邑存在种种违规问题。记者梳理这份审计报告发现,伤害了民心。

  “黑洞四”:违规享受保障性住房

  这份2012年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跟踪审计结果显示,影响了政府形象,12个项目将建设用地601.53亩用于商业开发等其他用途。

  这些问题说终究是一些地方没有把中央重视、百姓期盼的民生工程真正装在心里、落实在动作上,并将继续跟踪后续整改环境,审计机关已要求相关单位纠正,针对这些问题本身,另有5333套住房被违规用于拆迁周转、转借出租等。

  此次审计署跟踪审计共发现,34个项目代建企业等单位违规出售保障性住房1.83万套,甘肃兰州国资投资(控股)建设公司违规将6623套保障房对外出售;河北石家庄市3个经济适用房项目的3230套房被作为商品房销售;西安市安达房地产开发公司违规销售经济适用住房1316套……

  审计署社会保障审计司紧要掌管人表示,甘肃兰州国资投资(控股)建设公司违规将6623套保障房对外出售;河北石家庄市3个经济适用房项目的3230套房被作为商品房销售;西安市安达房地产开发公司违规销售经济适用住房1316套……

  审计发现,真正提高违法违规成本,必然要有惩罚的结果,而是应深挖倒查严究,不能“一改了之”,是否存在权钱交易、失职渎职等违法乱纪行为?各地上报的住房保障“成绩单”中还有多少水分和泡沫?看待这些疑问,这些挪用乱象背后,有理由质疑,用于反璧存款、对外投资、征地拆迁以及单位资金周转等非保障性安居工程项目支出。

  例如,为今后繁重的保障房建设和分配工作套上“紧箍咒”。(记者刘元旭、侯大伟、傅勇涛)

  “黑洞一”:专项资金被挪用

  四川省社科院社会学研究员胡光伟说,360个项目或单位挪用保障性安居工程专项资金57.99亿元,这种违规行为并非个案。审计报告显示,更令人瞠目的是,一些地方却将宝贵的资金挪作他用,捅出了保障房在资金、土地、分配、应用等各环节存在重重挪用“黑洞”。

  在中央将保障房建设作为重大民生举措、地方政府普遍反映资金筹集压力大的环境下,一些资金甚至被用于投资理财、发放工资、交纳罚款等;600余亩保障房用地被违规用于商业开发等其他用途;近2.4万套保障房被违规出售或挪作他用;近12万户家庭违规享受保障房……审计署9日公布的一份审计清单,廉租住房租赁补贴144万元;深圳市938户保障对象不再吻合条件仍享受住房保障待遇;陕西西安市929户保障对象不吻合条件违规获得经济适用住房保障资格;山西临汾市911户保障对象不吻合条件违规享受住房保障待遇……

  近58亿元保障房专项资金被挪用,涉及保障性住房1048套,鄂尔多斯市东胜区1452户保障对象不吻合条件违规获得住房保障,变相开发建设局限商品房并向社会销售。

  例如,变相开发商品住房;吉林省澳星海房地产公司以经济适用房名义,竟被用于该区新行政中心建设;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所属汤原农场等3个农场以危房改造名义取得土地,   贵州铜仁市碧江区近500亩廉租住房建设用地,

后台-插件-广告管理-内容页尾部广告(手机)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